<button id="rrd2y"><acronym id="rrd2y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• <strong id="rrd2y"><track id="rrd2y"></track></strong>
  • 您當前的位置:檢測資訊 > 科研開發

    藥名中與品質有關的限定詞研究

    嘉峪檢測網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3 20:49

    摘  要 / Abstract
     
    本文研究“土”“杜”“山”“野”“草”“假”等限定詞在名中的使用情況,揭示其與藥物品質的內在聯系。
     
    This article examines the use of determiners such as "Tu""Du"" Shan""Ye"" Cao", and "Jia" in medicinal names, revealing their intrinsic connection with drug quality.
     
    關 鍵 詞 / Key words
     
    藥名;限定詞;品質;內在聯系
     
    medicinal name; determiner; quality; intrinsic connection
     
    中藥名中有一類是由中心詞加上限定詞構成的復合詞,中心詞通常是主流本草的藥名,限定詞往往是對此藥名的特指或類指。一般而言,后置的限定詞,多數是對藥用部位的限定,如茜草根、五加皮之類;前置的限定詞則是對品質、性狀特征、生境、產地等要素的限定。與性狀特征有關的限定,如紫丹參、硬滑石、大金錢草、木芙蓉之類;與生境有關的限定,如水蘇、澤蘭、沙蔥等;與產地有關的限定,如懷牛膝、川續斷、綿黃芪等;涉及品質,通常以“土”“山”“野”“草”“假”等為限定詞。本文主要討論最后一種情況,與品質有關的限定詞。
     
    1 土、杜
     
    俗語形容一個人土里土氣,謂之“土鱉”。土鱉是《神農本草經》藥物?蟲的別名,據陶弘景解釋:“形扁扁如鱉,故名土鱉。”《本草圖經》記載:“狀似鼠婦,而大者寸余,形扁如鱉,但有鱗而無甲,故一名土鱉。”這是指鱉蠊科昆蟲地鱉Eupolyphaga sinensis、冀地鱉Steleophaga plancyi 之類。土鱉又名地鱉,“土”與“地”可以互訓,所以土鱉確實因外形略似水生動物鱉而生于糞壤中得名。
     
    中藥名中有大量以“土”為限定詞者,檢《中藥大辭典》藥名索引,“土”字頭的藥名多達數百種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主流本草正規藥名前冠以“土”字。比如,土八角、土人參、土三七、土大黃、土山藥、土山柰、土山薯、土川連、土木香、土木賊、土木通、土木鱉、土貝母、土牛膝、土升麻、土烏藥、土丹參、土巴豆、土玉竹、土甘草、土生地、土白芍、土白及、土白芷、土白蔻、土冬花、土半夏、土地榆、土百部、土當歸、土蟲草、土肉桂、土延胡、土血竭、土紅花、土紅參、土麥冬、土遠志、土杜仲、土豆根、土莧菜、土花椒、土蓯蓉、土連翹、土牡蠣、土沙參、土沉香、土羌活之類。這些藥名中的“土”字,則未必與詞典開列的土壤、鄉土、本土等義項有關,而表示對正品、正宗的模擬,按照詞典條目格式,“土”字的這種用法可以定義為:“(在中藥藥名中)常指非正宗的。”
     
    一些大宗藥物,在不同時期或不同地域,存在多種同名而物異的土藥。比如《中藥大辭典》之“土黃連”涉及20個條目,該書取《滇南本草》之土黃連為正式條目,原植物是小檗科九蓮小檗;同時是鱗始蕨科大葉金花草,中國蕨科小葉金花草,小檗科木黃連、昆明雞腳黃連、南天竹根、茨黃連、黃疸樹,罌粟科白屈菜、菊花黃連,卷柏科地柏枝,楝科地黃連,菊科羊蹄草、鹿角草,薔薇科繡線菊根,防己科黃藤,毛茛科黃三七,唇形科溪黃草等的異名;又是薯蕷科粉背薯蕷的植物異名;亦是短萼黃連的商品名。這些異名分別出自《東北藥物志》《陜西中草藥》《江西草藥》《福建中草藥》《泉州本草》《云南中草藥》《貴州民間方藥集》《貴州民間藥物》《廣西中藥志》《廣西中草藥》《南寧市藥物志》。雖然主要是近現代材料,考慮到古代民間草藥文獻傳播困難,可以想見,自古以來被稱為“土黃連”的植物應該更多。
     
    首先肯定,這種情況的“土”,本質上是對正宗品種的認同和靠攏。如土黃連的命名,其實是以黃連為標準,自己甘居擬似品的地位。具體言之,這些土藥又可分為外觀形狀的模擬與內在功用的模擬兩類。形狀模擬通常以同科屬近緣物種為大宗①,可以土大黃為例,《本草圖經》大黃條說:
     
    江淮出者曰土大黃,二月開花結細實。又鼎州出一種羊蹄大黃,療疥瘙甚效。初生苗葉如羊蹄,累年長大,即葉似商陸而狹尖。四月內于押條上出穗,五七莖相合,花葉同色。結實如蕎麥而輕小,五月熟即黃色,亦呼為金蕎麥。三月采苗,五月收實,并陰干。九月采根,破之亦有錦文,日干之,亦呼為土大黃。
     
    所言江淮所出的“土大黃”,可能是指蓼科大黃屬植物中結合型蒽醌含量少,瀉下作用較弱的物種;言苗葉如羊蹄的“土大黃”,應該是蓼科酸模屬羊蹄Rumex japonicus 及其近緣物種?!兜崮媳静荨芳凑f羊蹄根一名土大黃,《本草崇原》解釋說:
     
    羊蹄一名牛舌草,一名禿菜。羊蹄以根名,牛舌以葉名,禿菜以治禿瘡名也。所在有之,近水及下濕地極多,秋深則生,凌冬不死,春發苗,高三四尺,葉大者長尺余,如牛舌之形,入夏起薹,開青白花,花葉一色,成穗結子,夏至即枯,根長近尺,赤黃色如大黃胡蘿卜之形,故一名羊蹄大黃,俗人謂之土大黃。
     
    還有一種是功效擬似,往往在正宗藥物缺乏時成為代用品,如果機緣成熟,甚至可以一躍而上升為正品,作為青木香入藥的馬兜鈴根就是這樣的例子。青木香是相對于木香晚出的物種,故在“木香”前加一“青”字。比如《南州異物志》說:“青木香出天竺,是草根,狀如甘草。”這種青木香唐代主要仰賴進口,《新修本草》說:“此有二種,當以昆侖來者為佳,出西胡來者不善。葉似羊蹄而長大,花如菊花,結實黃黑,所在亦有之。”從描述看,應該是菊科植物云木香Saussurea costus。青木香不僅醫方用之,熏香、洗浴消耗甚多,進口不能滿足需要,于是出現本土的代用品,為了區別而在名稱前冠以“土”字。獨行根為《新修本草》新增藥品,其略云:
     
    獨行根, 蔓生, 葉似蘿藦,其子如桃李,枯則頭四開,懸草木上。其根扁長尺許,作葛根氣,亦似漢防己,生古堤城旁。山南名為土青木香,療疔腫大效,一名兜鈴根。
     
    《本草圖經》馬兜鈴條也說:“其根名云南根,似木香,小指大,赤黃色。亦名土青木香。”此即馬兜鈴科植物馬兜鈴Aristolochia debilis,之所以稱為“土青木香”,乃與海外舶來的正宗青木香保持距離也。大約在晚唐,據《開寶本草》木香條引“別本注”云:“葉似薯蕷而根大,花紫色,功效極多,為藥之要用。陶云不入藥用,非也。”這就完全以馬兜鈴根視為正宗的(青)木香了。宋代開始,這種“土”青木香終于“修成正果”,成為青木香的主流品種,醫方中也去掉“土”字,徑稱為“青木香”矣。
     
    就跟“土鱉”的引申義一樣,冠有“土”字的藥名,多數隱含有不及原物的意思,屬于貶義修飾。但偶然也有例外,比如麒麟竭一名血竭,《本草圖經》說:“今出南蕃諸國及廣州,木高數丈,婆娑可愛,葉似櫻桃而有三角。其脂液從木中流出,滴下如膠飴狀,久而堅凝乃成竭,赤作血色,故亦謂之血竭。”此為百合科龍血樹屬多種植物的樹脂,從海外舶來,所言“出廣州”,乃是從廣州口岸通關的意思。
     
    《滇南本草》載有土血竭,言其“味辛,治一切瘀血作疼,跌打損傷,神效”。據《滇南本草圖說》所繪,應該是蓼科拳參屬的物種,植物特征以及藥材性狀都與血竭無關。之所以取名“土血竭”,應該是為了凸顯其活血化瘀療效堪與血竭的“止痛破積血”功能相媲美。這里的“土”,雖然也是相對于“真”立言,但含有借“血竭”之名以揚威的意思,用法略同于梁山泊英雄花榮諢號“小李廣”之“小”字。
     
    與“土”可能有關的藥名限定詞是“杜”,如《履巉巖本草》有杜天麻、杜牛膝,《救荒本草》有杜當歸。字書中“杜”可以勉強用在此處的義項只有兩條,一訓作“ 根”,《方言》“ 荄、杜,根也”,《廣雅·釋草》同,但此處的杜天麻、杜牛膝等,并不是天麻根、牛膝根,故不妥。一訓作澀,《方言》“杜、蹺,澀也”,郭璞注:“今俗語通言澀如杜,杜梨子澀,因名之。”但《救荒本草》明說杜當歸“其葉味甜”,并無澀味,顯然也不妥。
     
    據《本草綱目》謂天名精的根名杜牛膝,《本草崇原》天名精條附錄土牛膝,并說“又名杜牛膝”。杜牛膝也存在同名異物,《醫說》治砂石淋,“采苦杖根,俗呼為杜牛膝者”,這是指蓼科植物虎杖,以其根為杜牛膝?!吨参锩麑崍D考》謂牛膝“以產懷慶、四川者入湯劑,余皆謂之杜牛膝”,則是莧科植物。不論杜牛膝所指為何物,大致都應該與“土牛膝”同義。又據《救荒本草》杜當歸條說“今人遇當歸缺,以此藥代之”,也與官藥偶缺,用土藥代之的習慣相符。所以這幾個藥名中的“杜”,應該與“土”相通,釋義也是“非正宗的”。
     
    2 山、野
     
    “山野”屬于聯合式復合詞,“山”“野”的意思接近,各自用作藥名限定詞,在不涉及物種的前提下甚至可以互換。比如野生與家種相對,茵陳蒿載《神農本草經》,宋代品種異常復雜,《本草圖經》將其分為山茵陳與家茵陳兩類,敘述糾結不清,至《本草綱目》乃說:
     
    茵陳昔人多蒔為蔬,故入藥用山茵陳,所以別家茵陳也。洪舜俞《老圃賦》云“酣糟紫姜之掌,沐酰青陳之絲”是也。今淮揚人二月二日猶采野茵陳苗,和粉面作茵陳餅食之。后人各據方土所傳,遂致淆亂。今山茵陳二月生苗,其莖如艾,其葉如淡色青蒿而背白,葉歧緊細而扁整。九月開細花黃色,結實大如艾子,花實并與庵花實相似,亦有無花實者。
     
    這里的“山茵陳”與“野茵陳”基本等義,皆區別于“家茵陳”立言。又如《證類本草》標注為“唐本余”②的藥物山胡椒,謂其:“主心腹痛,中冷,破滯。所在有之。似胡椒,顆粒大如黑豆,其色黑,俗用有效。”功效、形態都與胡椒相似,因此得名?!吨参锩麑崍D考》將野胡椒與幾種山胡椒合并在一條,說:
     
    野胡椒,湖南長沙山阜間有之。樹高丈余,褐干密葉,干上發小短莖,大小葉排生如簇,葉微似橘,葉面綠,背青灰色,皆有細毛,捫之滑軟;附莖春開白花;結長柄小圓實如椒,攢簇葉間,青時氣已香馥。土人研以治氣痛,酒沖服。又一種枝干全同,葉微小無實,俗呼見風消。按《唐本草》,山胡椒所在有之。似胡椒色黑,顆粒大如黑豆。味辛,大熱,無毒。主心腹冷痛,破滯氣,俗用有效?!稄V西通志》:山胡椒,夏月全州人以代茗飲,大能清暑益氣;或以為即蓽澄茄。有一種野生,不堪食。皆未述其形狀,未審是否一物。長沙別有一種山胡椒,大葉,秋深結實,與此異種。
     
    不僅如此,除了“山”偏于強調山地,“野”偏于強調野生外,“山”“野”與前文討論的“土”都表示對正品的模擬和靠攏,在藥名中也有混用情況。以大黃為例,《本草圖經》提到土大黃,引文見前文,《本草拾遺》則謂其中葉似羊蹄者是山大黃,《本草綱目》接受陳藏器的意見,正誤項說:
     
    蘇頌曰:“鼎州出一種羊蹄大黃,治疥瘙甚效。初生苗葉如羊蹄,累年長大,即葉似商陸而狹尖。四月內抽條出穗,五七莖相合,花葉同色。結實如蕎麥而輕小,五月熟即黃色,呼為金蕎麥。三月采苗,五月采實,陰干。九月采根,破之亦有錦文。亦呼為土大黃。”時珍曰:“蘇說即老羊蹄根也,因其似大黃,故謂之羊蹄大黃,實非一類。又一種酸模,乃山大黃也。狀似羊蹄而生山上,所謂土大黃或指此,非羊蹄也。”
     
    李時珍所言山大黃、土大黃,可能都是指蓼科酸模屬羊蹄Rumex japonicus 及其近緣物種。另據姚可成《食物本草》羊蹄條附方,治面上疙瘩紫塊,用禿菜根,注釋說:“一名牛舌菜,一名野大黃,即羊蹄菜。”如此,羊蹄乃兼有土大黃、山大黃、野大黃三名。
     
    “山”“野”與“土”意思雖然接近,但涉及內在品質,“土”多數屬于負性評價,而“山”“野”則為正向。野生乃是相對家種立言,與今天普通民眾的觀念差不多,野生珍罕之物難獲所以貴重,家生馴養者易得便受歧視。徐大椿《醫學源流論》認為野生與家種存在“天生與人力之異”,謂古人“當時所采,皆生于山谷之中,元氣未泄,故得氣獨厚”,而“今皆人功種植,既非山谷之真氣,又加灌溉之功,則性平淡而薄劣矣”。具體藥物,則如《本草經集注》茯苓條說:
     
    今出郁州,彼土人乃假斫松作之,形多小虛赤不佳。自然成者,大如三四升器,外皮黑,細皺,內堅白,形如鳥獸、龜鱉者良。
     
    治病用的人參、白術也是如此?!肚灏揞愨n》說:“(人參)以野生者為貴,故又謂之野山參。”《醫學衷中參西錄》治霍亂法中提到“若用野山參,分量宜減半”?!侗窘浄暝氛摳鞯厮a白術云:“云術肥大氣壅,臺術條細力薄。寧國狗頭術皮赤稍大,然皆栽灌而成,故其氣濁,不若於潛野生者氣清,無壅滯之患。”以上諸說皆含有野生更珍貴、效用更強之意,其實都是這種心理的寫照③。
     
    與前文提到的茵陳類似,《神農本草經》藥物梔子也分“山”與“家”兩類?!侗静輬D經》云:“此亦有兩三種,入藥者山梔子,方書所謂越桃也。皮薄而圓小,刻房七棱至九棱者為佳。其大而長者,乃作染色。又謂之伏尸梔子,不堪入藥用。”明代《本草蒙筌》更明確說:“家園栽者,肥大且長,此號伏尸梔子,只供染色之需,五棱六棱弗計。山谷產者,圓小又薄,堪為入藥之用,七棱九棱方良。”
     
    再如《救荒本草》同時收載山藥和野山藥,野山藥條說:
     
    野山藥,生輝縣太行山山野中。妥藤而生,其藤似葡萄條稍細,藤頗紫色,其葉似家山藥葉而大,微尖,根比家山藥極細瘦,甚硬,皮色微赤。味微甜,性溫、平,無毒。
     
    山藥即薯蕷科植物薯蕷Dioscorea opposita,后世入藥及食用多用其栽培品,尤以河南溫縣、武陟、沁陽、孟州、博愛所產者為道地,名懷山藥,《救荒本草》另收有山藥,即是此種。從植物分布及所描述野山藥的形態特征來看,此處的野山藥應該就是薯蕷的野生種?!毒然谋静荨芬吧剿幹尾№椣抡f:“今人與本草草部下薯蕷同用。”而山藥條說:“人家園圃種者肥大如手臂,味美;懷孟間產者,入藥最佳。”這是家種優于野生的意思,但多數文獻仍以野生為優良。如《雷公炮炙論》說:“凡使,勿用平田生二三紀內者,要經十紀者,山中生,皮赤,四面有髭生者妙。”明代許希周《藥性粗評》也說:
     
    土人切片種之家園,深掘坑渠,填以爛草或牛糞,上實以土,援以竹梢,秋后自爾肥大。然入藥不如山采者味真,且為服食家所重,亦仙品上藥也。
     
    與“土”一樣,以“山”“野”為名的藥物,也存在對原藥的功效擬似和形態擬似兩類。擬效如《植物名實圖考》之野杜仲:
     
    野杜仲,撫建山中有之。蔓生盤屈,黑莖有星,勁脆如木。葉如橘葉而不光澤,疏紋無齒。短枝枯槎,頗似針刺;根亦堅實。俚醫以治腰痛,取皮浸酒。功似杜仲,故名。
     
    此野杜仲似為衛矛科衛矛屬的某種木質藤本植物,與杜仲科喬木杜仲毫無相似,純粹因為“俚醫以治腰痛”得名。
     
    另一類是擬形,可以只是與原物種某一部分近似而命名,比如山慈菇來源于多種蘭科植物,因其假鱗莖與澤瀉科慈姑有一定相似而得名。又如《救荒本草》野西瓜苗條說:
     
    野西瓜苗,俗名禿漢頭。生田野中,苗高一尺許,葉似家西瓜葉而小,頗硬,葉間生蒂,開五瓣銀褐花,紫心黃蕊,花罷作蒴,蒴內結實,如楝子大。苗葉味微苦。
     
    野西瓜苗是錦葵科木槿屬野西瓜苗Hibiscus trionum,僅僅因為葉形與葫蘆科蔓生植物西瓜略有相似而得名。又如《本草蒙筌》記黃精別名野生姜④,李時珍解釋說:“根如嫩姜,俗名野生姜。”
     
    如果分別討論,“野”較偏于正品的近似物種,“山”則以別種居多。以《救荒本草》為例,書中的野韭、野黍、野蔓菁、野胡蘿卜、野櫻桃、野葡萄、野艾蒿、野茼蒿等,大都是栽培品的野生種或同屬近似物種。至于野茴香和野芫荽,作者的本意仍然是當作栽培品的野生種,但從圖文顯示的植物特征來看,其實是其他植物⑤。而如山白菜、山扁豆、山蘿卜、山蔓菁、山莧菜、山萵苣、山甜菜等,多數是其他科屬植物,與原種差別甚大。
     
    3、 草
     
    藥名限定詞“草”的用法,較“野”更加復雜,本意當然是草本⑥,在藥名中強調其草本植物屬性。比如禹余糧為褐鐵礦的塊狀集合體,屬于玉石類,但也有植物被呼為“禹余糧”者,遂命名為“草禹余糧”。陶弘景說:“南人又呼平澤中有一種藤,葉如菝葜,根作塊有節,似菝葜而色赤,根形似薯蕷,謂為禹余糧。言昔禹行山乏食,采此以充糧,而棄其余,此云白余糧也。”《本草拾遺》因此單列草禹余糧條,這是百合科菝葜屬物種。
     
    又如《神農本草經》石蠶,據《本草衍義》描述:“附生水中石上,作絲繭如釵股,長寸許,以蔽其身,色如泥,蠶在其中,此所以謂之石蠶也。”應該是石蛾科中華石蛾Phryganea sinensis的幼蟲。陶弘景提到“今俗用草根黑色多角節,亦似蠶,恐未是實”,即以一種草本植物的根充作石蠶?!侗静菔斑z》將之稱為草石蠶,并說:“草石蠶,生高山石上,根如箸,上有毛,節如蠶,葉似卷柏。”此為唇形科植物草石蠶Stachys sieboldii 一類,地下塊莖具短節狀,形似蠶體,因此得名。
     
    根據辭書,“草”也有粗劣、草率之義,“草圖”“草稿”是其用例,部分以“草”為限定詞的藥名也有近似的意思。比如由烏頭分化出來的“草烏”,《本草圖經》最早繪出“梓州草烏頭”,蘇東坡亦有“草烏頭方帖”,周必大曾作跋語⑦。草烏的具體論述則見于南宋陳衍的《寶慶本草折衷》,其略云:“草烏頭,一名草烏、一名土附子。生江東及梓、邵、成、晉州,江寧府。”續說云:“《日華子》嘗著土附子之名,孫紹遠乃云即草烏頭也。蜀川亦有此種,故圖中亦畫梓州草烏頭之形,而性用未顯也。”《本草綱目》釋名、集解項論之更詳:
     
    此即烏頭之野生于他處者,俗謂之草烏頭,亦曰竹節烏頭,出江北者曰淮烏頭,日華子所謂土附子者是也。
     
    草烏頭取汁,曬為毒藥,射禽獸,故有射罔之稱?!逗笪簳费赃|東塞外秋收烏頭為毒藥射禽獸,陳藏器所引《續漢五行志》,言西國生獨白草,煎為藥,敷箭射人即死者,皆此烏頭,非川烏頭也?!毒兆V》云鴛鴦菊,即烏喙苗也。
     
    處處有之,根苗花實并與川烏頭相同;但此系野生,又無釀造之法,其根外黑內白,皺而枯燥為異爾,然毒則甚焉。段成式《酉陽雜俎》言“雀芋狀如雀頭,置干地反濕,濕地反干,飛鳥觸之墮,走獸遇之殭”,似亦草烏之類,而毒更甚也。
     
    由此可見,草烏既可以指烏頭Aconitum carmichaeli 之野生者,也可以是烏頭屬其他植物。草烏的“草”,略相當于前文的“土”“野”,集合名詞“草藥”之“草”,也是此義。
     
    藥名中的“草”還可以表示贗偽、假冒,此義為詞典未收,應該據本草增補者?!侗静萁浖ⅰ犯仕鞐l,陶弘景說:“(甘遂)先第一本出太山,江東比來用京口者,大不相似。赤皮者勝,白皮者都下亦有,名草甘遂,殊惡,蓋謂贗偽之草,非言草石之草也。”針對這種“草”甘遂,《新修本草》補充說:
     
    所謂草甘遂者,乃蚤休也,療體全別。真甘遂苗似澤漆;草甘遂苗一莖,莖六七葉,如蓖麻、鬼臼葉,生食一升亦不能利,大療癰疽蛇毒。且真甘遂皆以皮赤肉白,作連珠,實重者良。亦無皮白者,皮白乃是蚤休,俗名重臺也。
     
    這種草甘遂實際是百合科重樓屬一類。其可注意者,陶弘景對“草甘遂”的“草”字專門解釋說:“蓋謂贗偽之草,非言草石之草也。”使用贗偽品的后果,《本草圖經》說得非常清楚:“用之殊惡,生食一升,亦不能下。”這是“草”字的新義項,值得收入辭書。
     
    此義項并非孤證,《本草經集注》?茹條陶弘景說:“今第一出高麗,色黃,初斷時汁出凝黑如漆,故云漆頭;次出近道,名草?茹,色白,皆燒鐵爍頭令黑以當漆頭,非真也。”明確說這種草?茹“非真”。
     
    又如《本草經集注》當歸條,陶弘景揭示當時藥用品種混亂情況:
     
    今隴西叨陽黑水當歸,多肉少枝,氣香,名馬尾當歸,稍難得。西川北部當歸多根枝而細。歷陽所出,色白而氣味薄,呼為草當歸,闕少時乃用之,方家有云真當歸,正謂此,有好惡故也。
     
    南北朝時期,因為南北睽隔,對南朝而言,北地出產的藥材來源成問題,于是出現贗偽品或者代用品,陶弘景所言歷陽(今安徽和縣)當歸即是如此。這種當歸被稱為“草當歸”,結合前引“草甘遂”的論述,顯然也屬于“贗偽之草”。至于后文說“方家有云真當歸,正謂此,有好惡故也”,意思是說,當時醫家有認為歷陽當歸為佳,甚至稱之為“真當歸”。陶弘景對這種所謂“真當歸”的內在質量表示懷疑,并在《本草經集注·序錄》中拈舉作為例證:“自江東以來,小小雜藥多出近道,氣力性理不及本邦。假令荊益不通,則全用歷陽當歸、錢塘三建,豈得相似。所以療病不及往人,亦當緣此故也。”另據《太平御覽》卷九百八十九引《建康記》也說:“建康出當歸,不堪用。”意見正與陶弘景相同。
     
    澄清“草”字的特別用法,還可以了解所謂“草決明”藥名的來龍去脈。
     
    決明子被《神農本草經》所收載,如《本草綱目》謂“以明目之功而名”,顯然因功效得名;由“決明子”一名,知其以植物種子入藥。但能明目的藥物甚多,魏晉名醫添附石決明,為鮑科多種鮑魚的殼。石決明入藥顯然較決明子為晚,所以用“石”作限定詞,以區別于正宗的植物來源決明??赡芪簳x以后石決明使用較多,為了避免混淆,決明子被迫冠以“草”字,稱為“草決明”。但同樣載于《神農本草經》的藥物青葙子,經文說“子名草決明”,這就與決明子稱為“草決明”成了同名異物,陶弘景因此在決明子條注釋說:“又別有草決明,是萋蒿子,在下品中也。”較為恰當的解釋是,青葙種子名“草決明”的“草”,是贗偽、冒牌之義;決明子名“草決明”的“草”,是草本之義。
     
    4、 假
     
    不真為假,商品交易憎惡贗偽品,甚至不愿意直呼,遂諧音成“賈”,拆解以后稱為“西貝貨”。正因為此,主流本草藥名中冠“假”字者,除《神農本草經》假蘇以外,幾乎只見于兩廣草藥書中。
     
    《生草藥性備要》為康熙年間廣東番禺何克諫撰,收載藥物300余種,多粵東地區常用品,其中如假芙蓉、假苦瓜、假莧菜、假麻區等,皆以“假”為名。道光年間廣東新會趙其光著《本草求原》,又補充香芙蓉即假白薇、假苦瓜即假蒲達。晚近廣西陸川編《陸川本草》,又新見有假洋參、假鳳仙花、假地豆、假茹藤、假脈菜、假芫茜、假木棉等藥名。另檢索《中藥大辭典》藥名索引,如假川連、假當歸、假萆薢、假薄荷、假砂仁等,也主要見于廣東、廣西的中草藥手冊,為當地習用名。無獨有偶,《本草綱目拾遺》卷七載有假素馨,專門提到“出廣中,青藤仔花也”,并引《廣東新語》云:“青藤仔,葉長三四寸,多芒刺,莖大如指而堅韌。人家日用之,猶北地之用柳條。煎湯洗瘡疥良。”
     
    從具體條文來看,這些藥物與所“假”的對象之間,仍然存在形態或功效的擬似。比如假芙蓉“葉如芙蓉而薄,花如狗牙”;假苦瓜“葉、藤俱似苦瓜”;假洋參“生津、清肺、解熱、滋養”。故從意思揣測,此處的“假”仍與前文“土”“野”等同義,表示向正宗藥品靠攏和示弱,但并不存在弄虛作假的寓意。古代職官或賜號有“假黃鉞”“假司馬”,兩個“假”的詞義不完全一樣,但都表示“權借”“暫代”“副貳”,含有“相同而較次一等”的意思,《神農本草經》之假蘇,當即取此?;蛟S粵語尚存古義,藥名中的“假”正屬此用法,非嶺表人士不以假藥為諱言也。
     
    注釋:
     
    ①如果僅僅是藥材特征擬似,則可跨越科屬,如馬齒莧科櫨蘭、桔??平疱X豹、傘形科明黨參、玄參科蘚生馬先蒿、薔薇科翻白草、石竹科金鐵鎖等,因為根形與人參有些許類似,從而獲得“土人參”的別名。
     
    ②《證類本草》中標注為“唐本余”的藥物,或許出自《蜀本草》。參劉大培、尚志鈞:對《政和本草》中“唐本余”的探討,《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》,1994 年第2 期。
     
    ③本草書并不把“野山參”“野白術”作為單獨條目,多數視為人參、白術的一個商品規格,是“野山生長人參”“野生於潛白術”的簡稱,與后文討論的“野山藥”“野杜仲”等略有不同。
     
    ④《救荒本草》亦有野生姜,則是菊科植物劉寄奴,與此為同名異物。
     
    ⑤據王錦秀在《救荒本草譯注》中的意見,野茴香應該是罌粟科角茴香屬植物,野芫荽似為傘形科竊衣屬植物,與食用傘形科茴香Foeniculum vulgare,芫荽Coriandrum sativum 不同。
     
    ⑥如果嚴格遵循《說文解字》,“草”的本意是殼斗科植物如櫟、柞的果實,因為可以染皂,所以也是“皂”的本字。另有“艸”字,才是草木之義。
     
    ⑦周必大《省齋文稿》跋東坡草烏頭方帖云:“仇仙慕葛稚川、陶隱居、孫思邈之為人,欲以救人得道,故常留意名方,此其一也。”《宋代序跋全編》標點為“跋東坡草《烏頭方帖》”,整理者將“草”理解為草書,不知北宋已有“草烏頭”之名,《證類本草》引《修真秘訣》治瀉痢三神丸,只用草烏頭一味,“一兩生,一兩熟炒,一兩燒存性”,故名三神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來源:中國食品藥品監管雜志

  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欧美老妇AP_日本四级视频网站_国产精品女人视频免费_日本中文字幕乱码在线高清
    <button id="rrd2y"><acronym id="rrd2y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• <strong id="rrd2y"><track id="rrd2y"></track></strong>